P2P从萌芽到今年夏天大崩溃,正好走过12年,06年的“舶来之物”到18年的财富“掠夺者”,从人人爱不释手的理财工具到人人痛恨的掠夺者刚好12年,一个轮回。


在这个轮回中,受伤最深的无疑是踩雷的投资人,怀着对互联网金融的无限向往,却迎来了沉重打击,而这一打击让踩雷的投资人“谈P2P色变”。

 

12年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都只是一个开始,可是对于P2P来说却完成了生长—发展——衰败的1个周期。P2P是涅槃从生还是就此暗淡下去,无人知晓,如果说P2P是船,那么投资人就是载船的水,现在水开始慢慢干涸,P2P该驶向何方?


也许农业众筹或是一个方向。曾经农业众筹与P2P一样,只不过农业众筹受限于农业,并为发展壮大,如今农业众筹依然还在,只不过留下来寥寥无几,不过留下的都是真正做事的,未来P2P也许如此。

 

在P2P这条船上,有平台、借款人、广告商、支付商,机构,他们把P2P的泡沫吹大,大到谁也无法掌控局面,最终破裂。在这条船上,不管是哪一方都及不可待地“吸血”。平台需要做大,重交易量轻风控;广告商需要赚钱,不管什么平台,只要能赚钱,一律都上;支付机构也跟着想分一杯羹,管你是什么平台,有钱就接支付;投资方看重P2P价值,设局和平台对赌,掏空平台资金;借款人趁着P2P雷潮,也做起了“老赖”,这些人推动平台加速倒闭。

 

当平台抽血速度赶不上输血速度时,倒闭和清盘只是时间问题。在这个激进的时代,P2P只是人人激进的一个敛财工具,投资人成了屠刀下的“羔羊”,尽管国家非常希望互联网金融惠及中小企业,普惠大众,可是事与愿违。激进的时代孕出了一个糖衣“炸弹”。


最终谁会为现在的P2P买单。看着各类维权群、各类上访案件,答案已显露无疑,无人买单,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广告商从P2P赚到钱了,支付机构也赚到钱了,安全撤退的投资人也赚到钱了,让他们把赚到兜里的钱拿出来,无疑是天方夜谭。而P2P又是轻资产,平台根本不值钱,除了有国资兜底的平台能有一个长时间的赔付方案,其他的平台基本凉凉了。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激进的P2P给了所有人都好好上了一课。

 

造成P2P雷潮,原因是复杂的!从政府到平台再到投资人,行业各个环节,或多或少有着自己的问题。希望所有人都记住这个教训:激进的时代终被激进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