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vatar

    6 正式会员

    发表于 2019-06-10 21:33 楼主

    (以下人物均为化名)

    1.

    “舅舅,我就借5万,不多。”

    “前年、去年,不算利息,你欠我6万。”

    “这次急事,下次一并还你。”

    “急事?上次你也这么说。”舅舅眼珠子都瞪圆了。

    “真的,不骗你。”

    “我听你姐说,天天夜不归宿,喝酒吃饭,打赏主播,你是不是有病啊!”

    在舅舅厉声怒吼下,陈连垂头丧气,从屋里走出来。本打算借钱,填信用卡窟窿。上次借的3万,加上网贷平台借来的,前前后后不少于7万,一下就挥霍了。

    走出没多远,手机响了,一看,网贷平台催收电话,才早上九点半,烦不烦啊!陈连接通电话,直接把手机塞回裤袋。

    ‘凭本事借来的钱,为什么要还’他心想。打开手机QQ的“反催收家庭”,里面正有人送“捷报”,说某平台快不行了,再坚持一段时间,大家团结点,多到网上刷屏。

    ‘大家也来帮帮我,我这有个平台,也催得紧。’陈连发消息到群里,一呼百应,此刻,他就像部落酋长。

    2.

    黄霖在贷后管理部,迎来第三年,经历行业动荡的三年。现在催收有公司标准、自律公约、政策等,但对于老赖,实在拿不出有效办法。

    催收是正当职业,他每天衬衫西裤上班,不是网上说的黑背心,两条花臂加九纹龙缠身,三句不离问候全家的闲散人士。

    打开逾期名单,仍是熟悉的名字,陈连,逾期,三个月。黄霖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无疾而终,这些人完全是靠赖账为生。

    平台发生逾期,黄霖肩上的压力很大,网上媒体人紧盯,期望挖点黑料。别有用心的人,报团抹黑,在网上无限放大,本来是小事,弄得人心惶惶。

    出借人不明真相也在骂,质疑他们工作、问候全家,殊不知,发帖者,也许就是欠债人。黄霖理解出借人的怒气,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因此他很努力,加班加点,已经三十好几,却仍旧光棍一条。

    3.

    “你们风控太业余了,催收是佛系的吗?”

    “我才上车,就有逾期。”

    “我觉得是资金池,不用说了。”

    负面消息,扑天盖地,如滔天巨浪。黄霖坐在电脑前,顿时没了胃口。时常有人说,努力就有回报,但回报在哪?是网上无休止的谩骂?

    通过同事发来的链接,他看到发帖者。一个新账号,没有任何发帖记录,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中。就在他准备关闭页面,不经意地瞥见发帖者的昵称,手机号!有点熟悉,他迅速打开逾期名单,输入号码,搜索,陈连的手机号赫然在目。

    他抓起电话,打给陈连,仍是接通后有杂音。黄霖激动地骂起来,办公室的同事,无不被他吓到。让黄霖在意的不是陈连的帖子,而是底下不明真相的出借人,跟着摇旗呐喊。

    理解,历来不能强求,

    之于妻子不明丈夫,为何应酬;司机不明交警,为何开罚单,

    他们都在默默承受,

    丈夫不应酬,收入就不稳定;交警不开罚单,司机便不知违规,

    钱盆网明白,挺过雷潮,走在合规备案的路上,不仅需要莫大的决心,也需要用户的理解和信任。

    2018年10月15日,钱盆网通过与第三方担保合作的方式,正式接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征信系统。

    与老赖的斗争从未停止。


  • 上一页
  •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