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财经》年会2021”上宣布,全国在运营P2P平台已在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这个投资领域的超级绞肉机,就此停摆。

时间回到13年前。

2007年,上海交大毕业的顾少丰,因为立志做尤努斯的中国教徒,成立了拍拍贷。不久拉来了大学下铺室友张俊。后者彼时年薪40万,毅然绝舍,开始了拿月薪3000元的日子。

两年后的2009年,拍拍贷论坛早期的活跃用户周世平创办了红岭创投,又一年后,杨一夫、张适时、 李欣贺三个年轻人创办了人人贷。还有一个叫姚宏的人,此时正是拍拍贷的用户,据说他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拍拍贷的报道,觉得P2P可行,2011年也办起了微贷网。

2012年,时年25岁的草根创业者唐军用213万元巨资拍下了史玉柱的“天价午餐”,在午餐会上,他问50岁的史玉柱:

“互联网金融的未来会怎样?”

这是2012年12月普通的一天,史玉柱回答是怎样的,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很快用行动做了回答。半年多后,巨人创投投资了唐军的团贷网1亿元A轮。从行动来看,他是看好的。

事后看来,对史玉柱来说,这餐饭吃得很贵。他大概想象不到,几年后,团贷网的投资人会挤在他的微博下面大喊“史玉柱还钱”。

这顿饭后,唐军被称为史玉柱“门徒”。他从小“饭”史玉柱;十几年前,还在读初二的唐军,在央视《对话》栏目里偶然看到了意气风发的史玉柱,从此拜为偶像,之后每次写作文都把他当作案例“扯进去”。

P2P之死:13年闹剧终归零 数百万出借人深陷“绞肉机”!

史玉柱和唐军的天价午餐

进入史玉柱朋友圈的唐军,一路顺风顺水,团贷网员工从20多人发展到600多人,用户从1000多人发展到94万多。整个团贷网历程里,共完成四轮融资共计25.25亿元,其中B轮2亿融资由九鼎投资领投,巨人投资、久奕投资和沈宁晨等跟投;C轮3.75亿融资由宏商光影领投1亿;D轮是民生资本领投、盈生创新等参投的18亿元。

年中,经济学者谢平一次会议上抛出了“互联网金融”概念及理论。成为时髦,网贷平台数量一年内由50余家暴涨到692家。风投开始注目,成立五年的拍拍贷,在当年10月,拿到了红杉中国的投资,正是中国首家完成A轮融资的网贷平台。2年后,红杉资本又投资了厚本金融A轮,只是它想不到,日后厚本金融爆雷,竟会有投资人到一家风投公司堵门讨债。

这一先例后,P2P领域的风投一发不可收。

P2P爆雷史上,“逾期债权自动投标骗局”作为诱因的案例数不胜数。在过去13年里网贷行业死掉的5000多家P2P中,有多少家曾宣称零逾期、零坏账,然后毫无前兆的倒掉,又有多少家粉饰太平、虚构财报,然后一声不响的集资诈骗。它们所做的,不过是以资金池、刚性兑付的太平盛世掩盖风险的狂风骤雨。过去5年里,多少家刚性兑付的平台在风险准备金账户持续亏空的困境里粉饰太平?

2018年4月,中国互金协会在披露34会员网贷平台逾期数据时通报称,部分机构披露数据逾期金额、代偿金额均为0,存在疑似虚假披露情况或者自担保情况。在次级资产的P2P领域,零逾期是不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并不随着技术手段、风控手段而消除,而只是被各种名义的掩盖。

当然,掩盖逾期不仅有“逾期债权自动投标骗局”,还包括第三方代偿、刚性兑付等。只不过,在资金池模式被穷追猛打而臭名昭著之后,新的潜规则起而代之。这更是一种欺诈。

根据零壹财经数据,P2P一度出现过6200多家,如今全军覆灭。每一家平台的死亡,都是一声叹息、一幕惨剧。到了人人喊打的境地,所以当2019年底拍拍贷更名“信也科技”,并不再发布面向个人投资者的新标时,它赶紧说:

我们和P2P已经不再有什么关系了。

13年来,无数资本涌入P2P行业,数十道监管政策为它而制定、下发,数以百万计投资人陷入这个资金绞肉机里,如今仍有千亿计的资金未能收回。整个P2P行业13年的生长与消亡,像是在中国经济里大闹一场,而终于归零。

网贷中国编辑发布